2021国考行测申论联合模考大赛(第二十三季)《申论》

2021国考行测申论联合模考大赛(第二十三季)《申论》

FB申论模考开始了!冲冲冲[憧憬] [憧憬]

戳链接可以直接下载PDF版试卷👉

部分所示,详情请下载

给定材料

材料一

尽管D市的马铃薯种植历史久远,但真正使这不起眼的“土蛋蛋”成为发家致富的“金蛋蛋”,也就是近十余年的事。

“2004年,当时我们主要种小麦,乡里开始推广种洋芋,可是洋芋1斤才3毛钱,所以都不愿种。”回想起当年初种马铃薯时的情形,红光村农民李大叔说,“后来,乡里看推广得慢,就让村长、村支书、小组长等人到各家各户做工作,还给我们拿来了一些洋芋,说是政府发给我们种的,不要钱。就这样,我种了5亩,邻居种了3亩半,村里其他户也多多少少都种了些。没想到,当年收入就翻番了。”

“当时大伙不愿种太多,主要还是担心卖不掉,毕竟那时候还没有大市场,商贩也很少到地头收洋芋。”说起种植马铃薯之初的担心,李大叔回忆道。如今,情况已然不同。经过多年的发展,D市马铃薯综合交易中心已成为全省8个大型商品交易市场之一,乡镇马铃薯交易市场也从无到有,目前已经建成了12个。

不仅如此,原本不起眼的“土蛋蛋”还与网络挂上了钩。目前,D市已在淘宝、天猫、京东上面开设了210多家店从事马铃薯及其制品的销售,已实现网络零售额2000多万元。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也看好马铃薯的“钱景”。目前,全市农民专业合作社(联合社)2991个,其中,新成立的从事马铃薯产业的合作社有377个,占合作社总数的12.6%;全市家庭农场总数39个,其中,新增设的从事马铃薯生产、购销的家庭农场11个,占家庭农场总数的28.2%。“他们的加入,推动了我市马铃薯产业的发展,大家集中生产资料和劳动进行精耕细作,规范程度也得到了很大提升。”市农业局的一名工作人员说。

近年来,D市实施的马铃薯良种工程进行得如火如荼。据了解,在这一工程中,当地不仅先后培育出陇薯、甘农薯等多个本地新品种,还成功从海外引进了大西洋、夏伯蒂、费沃瑞它等优良品种。“目前,我们已形成‘茎尖脱毒苗培育——温室繁殖原原种——网室扩繁原种——大田扩繁一、二级良种’的马铃薯种薯扩繁体系。”良种工程的一位负责人说。

“脱毒种薯抗病性强、产量高,当前世界很多地方都在推广。目前,我市马铃薯脱毒种薯覆盖率已接近100%。去年,我市脱毒马铃薯平均亩产达2750公斤,较非脱毒种薯亩均增产14%,有效增加了贫困村农户家庭经营收入。”D市农业局的一名工作人员说。

“这些馒头、饼干、桃酥、月饼、面片、油果子,都是马铃薯全粉做的,这说明马铃薯可以从饮食中的‘配角’升级为和大米、小麦一样的‘主角’,而且可以做到品类多样化。”看着公司展台上琳琅满目的马铃薯产品,D市某洋芋集团何董事长表示,公司的三条生产线一年可生产马铃薯馒头5000吨、马铃薯面条10000吨……

随着产业的发展,马铃薯一步步走上了精深加工的道路。当前,D市万吨以上马铃薯加工龙头企业就有27家,产品涵盖精淀粉、粉条、薯条、马铃薯馒头、挂面及墙漆涂料等,初步形成了“吃干榨尽”式的链条。数据显示,早在2018年,全市马铃薯产业总产值就已达到170亿元,预计2022年,这一数字将会突破200亿元。

据了解,D市全市共有马铃薯品牌商标37个,“渭源种薯”等5个产品获国家原产地地理标记注册,“临洮马铃薯”被评为农业农村部地理标志农产品,“腾胜”牌等5个马铃薯产品获国家A级绿色食品证书,“大江”牌马铃薯获国家有机食品认证,“清吉”牌马铃薯精淀粉获国际金奖。从“中国马铃薯之乡”到“中国薯都”,D市种植马铃薯有200多年的历史,目前是全国马铃薯三大主产区之一,马铃薯产业的影响力逐步提升,已经成为助力全市脱贫攻坚和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优势主导产业。

材料二

“十分珍惜、合理利用土地和切实保护耕地”是我国必须长期坚持的一项基本国策。然而,随着经济增长压力的加大,“守住18亿亩耕地红线”这一最根本的土地政策却正在遭遇越来越多的挑战。某报社记者最近在河北、安徽等地采访时发现,各类耕地问题频发。G县是河北一个经济发展水平较好的县区。当地许多农民只种一季玉米而不种小麦,在半年多的时间里,大多数土地上都长满了杂草。“主要是种小麦赚不到什么钱,收购价太低,还不够耕地、施肥、浇水的钱,与其这样,还不如荒着。”当地村民李大爷说。

“为什么不把土地承包出去呢?”面对记者的追问,李大爷坦言说:“土地是我们的命根子,农民哪能离开土地呢。大家都这样,闲着不种怎么也是自家土地,万一签了字再不给我们了呢?”李大爷的话说出了大多数农民的心声。

时下,为了帮助一些资源禀赋不高、基础条件差的山区贫困村整体脱贫,不少地区将这些山区村庄整体搬迁到县里其他地方,可要不要、能不能回山区耕种那些留下的基本农田,让村民感到困惑。一些搬迁后的村民告诉记者,由于住的地方离农田太远了,很难再回到山里种地,就算回去种田也存在来回耗时耗力、农具携带不便等诸多问题。

“现在这地,跟以前没法比!”村民王大哥随手抓起一把土对记者说,过去农田的土比较湿润,不像现在这么干、散,种啥就能长啥。在王大哥记忆中,以前种地施有机肥的要比用化肥的多。“那个时候,家家户户会把粪便什么的都攒下来种地,日头底下一棵一棵地拔草,现在没有人这么做了,全撒化肥、打农药。”

据统计,目前我国水稻氮肥投入量是日本、韩国的2-3倍,玉米氮肥投入量是美国的近2倍。长期以来,靠化肥、农药增加产量的方式过于粗暴直接,加之农民大多使用小型农机具耕翻整地,长期频繁浅耕作业,造成土壤性能变差,“地越来越难种”也就不难理解了。

在一块玉米地里,记者看到,有技术人员正在指导农民喷施农药。“很多农民在种地的时候,只会一味地使用土地,而不注重养护,导致地越种越‘瘦’,越种越‘硬’。”技术人员小钱表示,所谓“隐形流失”,就是从面积上来说,耕地虽然没有减少,但产出能力却大打折扣。这不仅造成了土壤、水源、空气等的污染,给生态系统带来了不可逆的影响,还会对我国农业的可持续发展和粮食安全造成挑战。“这几年,我们一直在指导农民应该怎么种田,包括如何选择农药化肥,以及各种农药化肥的用量、使用时间、适用作物等,虽然很累,但很有意义。”小钱说。

记者在调查中还发现,在一些山区城市,由于诸多原因,地膜、秸秆等难以集中处理,大部分的农户直接在地里焚烧。一位农学教授表示:“这会让土地变得越来越差,但指望农民买高价的可降解地膜不现实,回收秸秆的成本也特别高,政府应该考虑到这一点。只有拿出真金白银来帮助他们,才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一问题。”

据了解,2020年,P县农业部门特地准备了6万亩的绿肥种子,免费提供给农民。在P县的东联村,自从2018年村里成立了金土地农民专业合作社后,村民开始放心地把土地交到了村集体手里。规模种植也使村民从种地中解放出来,有精力创业和在家门口务工,拓宽了群众增收致富的渠道。2017年,东部某山区市Q市规划了一片土地,用作发展新城区,周边基本农田的数量从原来的7万亩减少到3万亩。为了守住耕地红线,该市将不少半山腰、河道旁新开垦出来的土地划为耕地,以弥补工业项目建设所占用的耕地。此外,Q市还根据复垦地1:1置换建设用地的政策,将剩余耕地指标划到了偏远的山区乡镇。包括管庄村在内的几十个砖瓦窑用地被重新开垦出来,加上几个村庄整治集中居住节约出的宅基地,终于用不够肥沃的土地凑够了耕地指标。

“这些土地在短期内产量很难达到良田的水平,就拿复垦的宅基地来说,至少需要三到五年才能达到现有耕地的‘地力’水平,砖瓦窑地就更不用说了。”Q市一位基层农业干部担忧地告诉记者,这种情况的出现进一步浇灭了村民种粮的热情。

分享到 :
相关推荐

发表评论

登录... 后才能评论